东风带走你和我

我想回高一。

那种不焦躁的状态其实是短暂而易逝的。还是希望能找到一个平衡的状态吧……

总归是脆弱的,如果能像初中的时候一样觉得自己就是没有那么强,那就好了。昨天看的一篇文章说的是对的,焦虑来自于见到,见到自己无论如何也赶不上的人和生活。

王各各:

脱敏中,祁醉今天也不想当人。

我日,看我之前发的lof,怎么如此充斥了抑郁的气息,甚至有一短时间还想过:快乐有什么意义,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。这种时候看不到尽头的人生也好像看得到尽头。太恐怖了。不过奇迹般的那一天之后就好多了,倒感觉是那段时间被招了魂似的

三个月之前,告别五零三的时候,就隐隐约约感觉 这种日子不会再有了

好焦灼……

决定英美双申的我仿佛的确是作了个大死

生活大概还是很好的。毕竟它曾经好过。琐碎的开心点东西大概也只是暂时丢了。我也知道它其实是在一个个节点上曾经拥有过的。所以重新努力着把它建立起来吧。

终于有一天拥有以前梦寐以求的那种,想看新的书听新的音乐,去运动去休息去学个什么乐器的冲动了。这种冲动是当生活开始乏味的时候才会拥有的吗?好想告诉以前自己这东西也没什么稀奇的诶。当我有了这种冲动的时候,脑海里盘旋的只是芥川那句“低等的、莫名的、无聊的人生”

知道为什么以前我懒得画画懒得弹什么乐器懒得听新歌懒得看新文。因为足够开心的时候人是不需要崭新的刺激的,品着旧的东西也可以神采奕奕的。不像现在只觉得疲乏